试论辽代墓葬的天井_林栋

文档正文


概要信息

本文档为 PDF 格式,共计 6 页,售价为 11.00 元(人民币),由本站用户 28879387 于 2019-04-07 日上传。


内容摘要

DOI:10.16422/j.cnki.1001-0483.2015.04.006 〔作者简介〕林栋,男,1981年生,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馆员,邮编110032;金愉,女,1980年生,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图书馆,馆员,邮编130033。试论辽代墓葬的天井林栋金愉〔关键词〕天井辽代墓葬〔内容提要〕较为全面系统地收集了辽代墓葬天井资料,根据天井形制特征的差别,将其划分为庭院式、竖井式和漏斗式三大类,对各大类天井进行了型、式的划分,并对其时代及演变等情况进行分析。另外对各类型天井的分布、族属及所反映的文化内涵和历史背景等进行了探讨。〔中图分类号〕K871.44〔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1-0483(2015)04-0039-06天井是在建造地下墓葬过程中下挖而成的竖井,多出现于大型墓葬的墓道和甬道位置,是联通地上与地下的窗口,也是墓葬级别和墓主人身份地位的象征。辽代天井在吸收和借鉴唐、五代墓葬天井的基础上又有了较大发展,形成了自身较为鲜明的特色,是辽代贵族墓葬研究的重要方面。以往学界对辽墓天井的关注较少,缺乏专门系统的研究,本文拟在较为全面收集资料的基础上,对辽代墓葬天井的类型、演变及分布等问题进行初步的探索。一、类、型、式划分从目前考古发现的情况看,辽代墓葬的天井数量均为一个,且位置均在墓道与墓门的连接处,与唐、五代大墓在墓道和甬道处连续开设多个天井的情况有较大差别。根据天井的形制特征,暂可分为三大类,各类型天井的特征及演变情况如下。(一)甲类(竖井式)甲类天井是在原生土层上向下开凿竖井,有些在井壁上涂抹白灰并绘制壁画,别无其他装饰,总体特征与唐、五代天井相类似,按照平面形状的不同可分为三个型。A型:平面近簸箕形,前宽后窄,且后部(近墓道处)转角近弧形。根据长度(进深)的变化可分为两式。I式:以韩佚墓①为代表(图一,1),另外包括羊山M1②和耿氏M3③。II式:以叶茂台M23④为代表(图一,2),另外包括羊山M3⑤、铁匠营子墓⑥、关山M6⑦、萧德让⑧、刘祜墓⑨等。变化趋势为进深逐渐变短,整体造型由高变扁。B型:平面为方形,前部与后部宽度基本一致,且四角基本为直角。根据长度及其与宽度的比例分为三个亚型。Ba型:长度较长,大体与宽度相当,平面近正方形,以皮匠沟M2⑩为代表(图一,3)。Bb型:长度变短,近宽度的1/2,平面为长方形,以张匡正墓瑏瑡为代表(图一,4),另外包括张氏M6瑏瑢。Bc型:长度更短,小于宽度的1/2,平面呈扁长方形,以耶律宗教墓瑏瑣为代表(图一,5),另外包括陈国公主墓瑏瑤、萧和墓瑏瑥、关山M5瑏瑦、萧知微墓瑏瑧、萧府君墓瑏瑨、张文藻墓瑏瑩、张氏M9瑐瑠、张世卿墓瑐瑡和张世古墓瑐瑢等。(二)乙类(庭院式)乙类天井是在竖井式天井的基础上,于左右两侧井壁内修筑翼墙,材质有砖质也有石质,墙面多绘有壁画。墙前部与墓门相接,高度大体与墓门相当,顶部还带有檐、脊、瓦垄和瓦·93· 图一甲类天井1、2.A型I式、II式(韩佚墓、叶茂台M23)3.Ba型(皮匠沟M2)4.Bb型(张匡正墓)5.Bc型(耶律宗教墓)当等装饰,与地面建筑的院墙相似。墙后部有些向内带有转角,并配有木门,四面形成一个相对闭合的庭院式空间。庭院式天井规模普遍较大,根据墙体建筑材料和形制的不同可分为三型。A型:砖墙,有些墙内嵌有仿木立柱影作。根据平面形状的不同可分两个亚型。Aa型:平面为方形,分四式。I式:以宝山M1瑐瑣为代表(图二,1)。II式:以哈拉海场M1瑐瑤为代表(图二,2)。III式:以亮甲山墓瑐瑥为代表(图二,3)。图二乙类A型天井1~4.Aa型I式、II式、III式、IV式(宝山M1、哈拉海场M1、亮甲山墓、梯子庙M4)5~7.Ab型I式、II式、III式(床金沟M5、韩匡嗣墓、韩氏M2)·04· 图三乙类B、C型天井1、2.Ca型I式、II式(宝山M2、耶律宗政墓)3.Cb型(奈林稿M1)4.B型(耶律羽之墓)IV式:以梯子庙M4瑐瑦为代表(图二,4),另外包括孛特本墓瑐瑧、白塔子墓瑐瑨、四家子M1瑐瑩、四家子M2瑑瑠和敖瑞山墓瑑瑡等。变化趋势为天井后部由开放到闭合,再到逐渐退化,天井长度逐渐变短,墙壁的厚度和装饰逐渐退化。Ab型:平面为梯形,分两式。I式:以床金沟M5瑑瑢为代表(图二,5)。II式:以韩匡嗣墓瑑瑣为代表(图二,6)。III式:以韩氏家族M2瑑瑤为代表(图二,7)。变化趋势为进深逐渐加长,后部转角墙体闭合趋势增大。B型:石墙,后部无转角。以耶律羽之墓瑑瑥为代表(图三,4)。C型:无墙,在天井内装饰有象征庭院的砖筑结构。分两型。图四丙类天井1.A型(库伦M1)2.B型(库伦M8)Ca型:天井前部两转角处有砖砌抹角。分两式。I式:以宝山M2瑑瑦为代表(图三,1)。II式:以耶律宗政瑑瑧墓为代表(图三,2)。变化趋势为抹角逐渐退化,面积逐渐减小。Cb型:天井两侧壁上方建有砖筑斗拱影作,以奈林稿M1瑑瑨为代表(图三,3)。(三)丙类(漏斗式)丙类天井是在竖井式天井的基础上,左右两侧壁由上至下逐渐内收,口大底小,整体近漏斗形,此类天井发现数量较少,目前仅见于内蒙库伦墓地,根据形制的差别又可分为两型。A型:平面呈方形,两侧壁呈台阶状内收,以库伦M1瑑瑩为代表(图四,1)。B型:平面呈喇叭形,前宽后窄,两侧壁平面带有弧线,立面呈斜坡状内收,以库伦M8瑒瑠为代表(图四,2)。根据以上各类、型、式天井的特征,现将本文所收集到的40余件辽代墓葬天井资料类型划分情况列表说明(表一)。二、年代分析(一)甲类1.A型(表一,1~9)甲类A型I式的韩佚墓(997年)、羊山M1(980或981年)时代明确,耿氏M3的年代,参照与该墓地时代接近的耿延毅和耿知新·14· 表一辽代墓葬天井类型统计表序号墓葬年代类型式平面形状尺寸(米)前宽进深高1韩佚墓997年甲AI簸箕形2羊山M1约980年甲AI簸箕形3耿氏M311世纪前期甲AI簸箕形3.522.164叶茂台M23约兴宗甲AII扁长方形40.55羊山M3辽晚期甲AII扁簸箕形6铁匠营子墓辽晚期甲AII扁簸箕形1.630.97关山M6辽晚期甲AII不规则形6.52.58萧德让1076年甲AII不规则形329刘祜墓1099年甲AII扁簸箕形10皮匠沟M2辽晚期甲Ba正方形335.711张匡正1093年甲Bb长方形2.91.84.712张氏M6辽晚期甲Bb长方形3.21.54.813陈国公主墓1018年甲Bc扁长方形4.20.954.514萧和墓约1021年甲Bc扁长方形4.31.615关山M5辽中期甲Bc扁长方形4.80.916耶律宗教1053年甲Bc扁长方形17萧知微1069年甲Bc扁长方形3.81.28.518萧府君墓1072年甲Bc扁长方形3.341.0519张文藻1093年甲Bc扁长方形2.50.94.320张氏M9辽晚期甲Bc扁长方形2.40.925.421张世卿1116年甲Bc扁长方形3.21.0322张世古1117年甲Bc扁长方形1.223宝山M1923年乙AaI近正方形32.9524哈拉海场M1早期晚段乙AaII近正方形2.923.12.5425亮甲山墓辽中期乙AaIII长方形1.960.9526孛特本1081年乙AaIV扁长方形2.21.727梯子庙M4辽晚期乙AaIV扁长方形4.514.528白塔子辽晚期乙AaIV扁长方形29四家子M1辽晚期乙AaIV扁长方形3.341.05530四家子M2辽晚期乙AaIV不规则形1.71.64.631敖瑞山墓辽末期乙AaIV扁长方形3.80.932床金沟M5圣宗统和前乙AbI梯形3.954.8833韩匡嗣985年乙AbII近梯形2.75.934韩氏M2辽中期乙AbIII梯形3.534.782.1235耶律羽之墓9442年乙B长方形4.163.6636宝山M2辽初期乙CaI37耶律宗政墓1062年乙CaII38奈林稿M1辽中期乙Cb长方形4.84739库伦M1辽晚期丙A近正方形2.752.52.3840库伦M8辽晚期丙B喇叭形6.46.9墓,大体应在11世纪前期。因此I式的流行年代大体应在10世纪后期至11世纪前期。II式的叶茂台M23大体在辽中期晚段,萧德让墓(1076年)和刘祜墓(1099年)时代均在11世纪后期,其他的关山M6、羊山M3和铁匠营子墓等均为辽晚期墓,因此II式的时代大体在·24· 11世纪中、后期,下限可能延长至12时期初。由此看出I、II两式在时代上是前后取代的关系,其中I式的羊山M1和II式的刘祜墓、羊山M3均出自同一墓地,更加体现了甲类A形天井在同一地区的早晚演变情况。2.B型(表一,10~22)Ba型天井数量较少,目前仅见皮匠沟M2一例,时代在辽晚期。Bb型仅见于河北宣化张氏墓地的张匡正墓(1093年)和M6,时代均在11世纪末至12世纪初。Bc型数量较多,时代延续较长,最早见于陈国公主墓(1018年)和萧和墓(约1021年左右),最晚则一直持续到辽末期的张世卿墓(1116年)和张世古墓(1117年)等,中间又经耶律宗教墓(1053年),萧府君墓(1072年),张文藻(1093年)等,时代从未间断,因此Bc墓的时代大体在11世纪前期至12世纪前期。由此看出,B型三个亚型的时代存在交集,三者在辽晚期存在并行发展的时段。虽然三者在形态上存在一定的逻辑演变关系,但在时代上目前尚看不出有前后取代的迹象,因此暂将其并列为平行的三个亚型。(二)乙类1.A型(表一,23~34)Aa型I式的宝山M1出有923年墨书题记。II式的哈拉海场M1,原报告未对其具体年代进行推定,该墓严重被盗,随葬品均已无存,从仅存的壁画资料看,其人物面部轮廓均十分圆润饱满,带有较为明显的晚唐、五代风格,从墓葬形制看,该墓为四室墓,且前后室及左右耳室均为方形,其特征与耶律羽之墓(942年)和萧沙姑墓(959年)相同,这类方形多室墓,正是契丹贵族墓葬由辽初期的方形单室墓(宝山M1、M2等),向中期圆形多室墓(陈国公主墓、床金沟M5等)过渡的中间环节,因此哈拉海场M1的时代大体应用上述两座墓葬相当,约在10世纪中期,这一点从其天井的演化形态上也能得到印证。III式的亮甲山墓依报告将时代定为辽中期,IV式的孛特本墓(1081年)、敖瑞山墓、四家子M1、M2、白塔子墓等,时代均明确为辽晚期。梯子庙M4的时代,原报告将其定为辽中期,但其主室(八角形)与天井的特征均与上述几座晚期墓葬相同,且该墓出土的马镫无柄,属晚期特征,此类八角形墓年代能进入辽中期者,目前仅见萧仅墓(1029年)瑒瑡一例,因此该墓属辽晚期的可能性较大。Ab型I式的床金沟M5,原报告指出其年代下限在圣宗统和(983年)之前,该墓地处太宗和穆宗安葬的怀陵范围内,且级别较高,属怀陵陪葬陵的可能性很大,因此年代可能较早,从天井形态的排列顺序上看,也在II式的韩匡嗣(985年)之前,III式的韩氏M2与韩匡嗣墓出于同一墓地,从墓葬特征和排列位置看,应为韩匡嗣晚辈的墓葬,时代大体在11世纪前期。床金沟M5的天井砖墙壁很厚,且顶部装饰复杂,并饰以彩绘,后部转角较大,闭合趋势较为明显,总体特征与哈拉海场M1接近,二者时代亦应相距不远,分别代表了庭院类天井Aa、Ab两型的鼎盛阶段,此后两型天井的各式,在规格尺寸和装饰工艺上较前二者均有明显的退化和衰落,总体变化趋势是一致的。2.B型(表一,35)乙类B型只见耶律羽之墓一例,时代为942年。3.C型(表一,36~38)Ca型I式的宝山M2时代为辽初期,II式的耶律宗政墓时代为1062年。二者为前后继承取代的关系。Cb型奈林稿M1的时代,原报告未明确界定。从墓葬形制及天井的装饰特点看,时代大体应在辽中期。(三)丙类丙类A、B两型天井(库伦M1、M8)的时代均在辽晚期(表一,39、40)。三、结语辽墓天井带有较强的地域性和民族性,其中乙类庭院式天井所在的墓葬,总体面貌特征均带有强烈的契丹民族特色,墓主人几乎均为契丹人,唯有韩氏家族的两座墓葬墓主为汉人,应是汉族采用契丹族葬制的结果。这两座墓的时代相对较晚,从天井发展轨迹上看也是继承了早期契丹族墓天井,因此庭院式天井所体现·34· 的主要是辽代契丹族的文化内涵。从分布区域上看,庭院式天井早期均集中于契丹族发源的内蒙境内,晚期开始逐渐向辽西地区传播。甲类竖井式天井当中,簸箕形(A型)和长、宽较为接近的方形(Ba、Bb型)天井,墓主人以汉人居多,少数的契丹族墓葬时间均在辽晚期,此类天井的早期形态与唐五代墓葬的方形天井接近,应是汉族文化传统的延续,体现的是辽代汉族文化内涵。而形态呈扁长方形的Bc型天井,墓主人则以契丹人多,且时代较早的陈国公主墓、萧和墓等均为契丹人。汉族墓均出现于辽晚期。可见Bc型天井最初也是由契丹族创造并使用的,且逐渐影响到关内长城以南的辽代汉族。乙类及甲类A型天井,形态总体的变化趋势,均是平面由高变扁,一方面是其自身退化的结果,同时也可能是受到了甲类Bc型天井的影响。丙类天井数量较少,时代较晚,仅见于内蒙库伦墓地,是辽晚期契丹族墓葬中出现的新变化。辽代契丹族天井,早期以庭院式为代表,规模较大,墓葬级别亦较高。经过辽初的初创期,至景宗时期达到全盛,大约至圣宗开泰以后逐渐走向衰落,与之衰落相伴的是规模较小、级别较低的竖井类Bc型天井的出现。同时我们看到,辽早中期墓葬设立大型天井的现象较为普遍,而中期以后包括圣宗庆东陵在内的许多大型契丹贵族墓葬已不再设立天井。辽墓天井由初创到顶峰再到衰落的过程,似乎与整个辽王朝从建国到兴盛,再到衰亡的历史进程是一致的。辽晚期甲、乙类天井中,均出现了天井两侧壁长短不一的情况,平面呈不规则形(表一,7、8、30),所体现出的衰败现象或许就是当时社会历史状况的客观反映。注释:①北京市文物工作队:《辽韩佚墓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84年第3期。②⑤⑨邵国田:《敖汉旗羊山1—3号辽墓清理简报》,《内蒙古文物考古》1999年第1期。③朝阳博物馆等:《辽宁朝阳市姑营子辽代耿氏家族3、4号墓发掘简报》,《考古》2011年第8期。④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辽宁法库县叶茂台23号辽墓发掘简报》,《考古》2010年第1期。⑥赤峰市博物馆等:《内蒙古赤峰宁城县铁匠营子砖厂辽墓》,《内蒙古文物考古》1997年第1期。⑦⑧瑏瑥瑏瑦瑏瑧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关山辽墓》,文物出版社2011年。⑩邱国彬:《内蒙古敖汉旗皮匠沟1、2号辽墓》,《文物》1998年第9期。瑏瑡瑏瑢瑏瑩瑐瑠瑐瑡瑐瑢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宣化辽墓———1974~1993年考古发掘报告》,文物出版社2001年。瑏瑣鲁宝林等:《北镇辽耶律宗教墓》,《辽海文物学刊》1993年第2期。瑏瑤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等:《辽陈国公主墓》,文物出版社1993年。瑏瑨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宁城县岳家仗子辽萧府君墓清理记》,《内蒙古文物考古文集》第1辑,科学出版社1994年。瑐瑣瑑瑦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内蒙古赤峰宝山辽壁画墓发掘简报》,《文物》1998年第1期。瑐瑤辽上京博物馆:《内蒙古巴林左旗哈拉海场辽代壁画墓清理简报》,《文物》2014年第4期。瑐瑥义县文物保管所:《辽宁义县头台乡亮甲山辽墓清理简报》,《北方文物》2007年第3期。瑐瑦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辽宁阜新县辽代平原公主墓与梯子庙4号墓》,《考古》2011年第8期。瑐瑧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宁城县埋王沟辽代墓地发掘简报》,《内蒙古文物考古文集》(第二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年。瑐瑨敖汉旗博物馆:《敖汉旗白塔子辽墓》,《考古》1978年第2期。瑐瑩瑑瑠梁振晶:《阜新四家子辽墓发掘简报》,《辽宁考古文集》,辽宁民族出版社2003年。瑑瑡赤峰市博物馆考古队等:《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温多尔敖瑞山辽墓清理》,《文物》1993年第3期。瑑瑢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巴林右旗床金沟5号辽墓发掘简报》,《文物》2002年第3期。瑑瑣瑑瑤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等:《白音罕山辽代韩氏家族墓地发掘报告》,《内蒙古文物考古》2002年第2期。瑑瑥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等:《辽耶律羽之墓发掘简报》,《文物》1996年第1期。瑑瑧张克举:《北宁龙岗辽墓》,《辽宁考古文集》,辽宁民族出版社2003年。瑑瑨内蒙古文物工作队:《内蒙古哲里木盟奈林稿辽代壁画墓》,《考古学集刊》(1),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瑑瑩吉林省博物馆等:《吉林哲里木盟旗库伦旗一号辽墓发掘简报》,《文物》1973年第8期。瑒瑠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内蒙古库伦旗七、八号辽墓》,《文物》1987年第7期。瑒瑡李宇峰等:《辽宁阜新辽萧仅墓》,《北方文物》1988年第2期。〔责任编辑、校对孙琳〕·44·

试论辽代墓葬的天井_林栋 第1页 第1页 / 共6页


试论辽代墓葬的天井_林栋 第2页 第2页 / 共6页


试论辽代墓葬的天井_林栋 第3页 第3页 / 共6页


试论辽代墓葬的天井_林栋 第4页 第4页 / 共6页


试论辽代墓葬的天井_林栋 第5页 第5页 / 共6页


试论辽代墓葬的天井_林栋 第6页 第6页 / 共6页


说明:e文库 网站作为信息服务提供商,积极倡导原创、高质量的文档分享及各方权益的保护。本站只允许浏览文档前6页的内容,下载后的文档将可以浏览全部内容并且会比当前页面所见更加清晰,请放心下载!
下载此文档